浙江人文

面临断代的传统民间技艺如何借互联网复活?

 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村里陆陆续续换了玻璃窗之后,范祚信再也看不见最爱的红窗花了。

  21年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“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”的范祚信,是目前国内不多的民间艺人之一。尽管家里现在还保留着村里唯一一扇纸窗,可以贴自己钟情了大半辈子、也剪了大半辈子的窗花,但孤单的一扇窗,还原不了“腊月家家贴窗花”的旧时热闹。

  不过最近,让古稀之年的范祚信欣慰的是,在他居住的山东高密市井沟镇河南村之外,一场网上的“年货节”和一个叫作“网络众筹”的新鲜词汇,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了解他引以为傲的剪纸手艺。

  一位剪纸老师傅的遗憾二三十年前红红火火的窗花如今无人问津

  越到新年,范祚信越怀念那个家家户户贴窗花的年代。他记得以前最高兴的就是腊月廿八,那一天,忙了一年的庄户人家家都得贴上鲜亮的窗花,让日子“新鲜新鲜”。

  在山东胶东的高密市井沟镇,有两件了不起的手艺:一件是木制板,另一件是剪纸。而在剪纸领域,范祚信是当地公认的头把交椅。

  从六七岁开始,范祚信就跟着母亲学剪纸,那时全村有一半人都会剪纸。高密剪纸的特色是疏密对比强烈,黑白灰分明,无论离多远观看,画面都不会模糊,“花盆还是花盆,娃娃还是娃娃,猴还是猴”。

  范祚信拿起一片片窗花演示说:冬天的太阳透过窗户纸照进来,花盆装饰线条细而疏朗,根根分明,这叫“白”;小娃娃的脸是红彤彤圆滚滚的,只镂空了两道月牙弯弯眼,这叫“黑”;小猴脑袋上是细细密密的锯齿状小毛毛碎边,这叫“灰”。“灰”最是难剪,范祚信的手艺堪称是全国一绝。

  师从母亲,范祚信10多岁就能自己设计花样了:看见小兔在地里吃草,他脑中就能迅速勾勒出图样,腿该怎么蜷,耳朵该往哪边翘,清清楚楚。在纸上画下轮廓,剪刀尖戳进去,一边剪一边琢磨小兔身上应该装饰铜钱纹还是元宝纹,背上是开荷花好还是牡丹好,哪里该黑、哪里该白、哪里该灰。脑子里过完,手下一只栩栩如生的剪纸兔就出来了。

  抵住剪刀尖的那根手指最为敏感,范祚信甚至能通过皮肤感知使力的大小和匀称程度。要剪“灰”的锯齿状毛毛部分了,他对着光源,闭起眼睛,全心用手感受剪刀的力度。“嚓嚓嚓嚓嚓”……剪刀左右摇摆,破纸的细小声响连绵。声音停了,范祚信将手中的纸轻轻一抖,锯齿状纸屑簌簌落下,“蹦”出一只毛茸茸的小兔。

  慢慢地,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有个小伙子会剪纸,手艺一等一的好。那时候,一到过年,村里家家剪窗花,手艺还成的自己剪,手艺不行的就夹着一叠红纸找范祚信帮忙。那种热闹至今令范祚信怀念,“很有意思,那时候生活虽然很苦,工作也很累,但是日子过得有味道啊。”

 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,老范所在的村里陆陆续续换了玻璃窗,窗花贴在玻璃上头,屋里炕头一烧,玻璃就凝上水珠,把剪纸浸得软塌塌,不好看。时间一长,大家也就不再去弄。到了腊月廿八,春联贴上了,福字挂出来了,高密最有年头的窗花却没了。

  只有老范,还守着他的纸窗,年年依着习俗剪窗花,怀念着记忆中的味道。

  阿里年货节发起“非遗”众筹

  试图让记忆中的窗花复活

  就像电影《一代宗师》里说的,“留一口气,点一盏灯,有灯,就有人”,范祚信最大的心愿是:剪纸的气脉不能断。

  最近,网络上掀起的年货节又点燃了范祚信的希望。

  范祚信所说的网上年货节,指的就是阿里巴巴年货节。阿里巴巴年货节由农村淘宝、淘宝、天猫、聚划算四大电商业务联合举办,主题是“全球年货、团圆盛宴”。针对城市和农村不同的消费群体,阿里年货节将打造“洋货下乡、土货进城”的路径。

  年货节从今年1月14日开始预热,明天腊八节正式开售,并一直延续到1月21日。其中,农村淘宝线上线下活动已于1月6日正式开展,持续到正月十五前后。

  这场声势浩大的年货节,不仅汇聚了上百家中华老字号,“老字号+互联网”的新玩法不断,还推出了多场旨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众筹活动。淘宝众筹联手文化部非遗司,展开阿里年货节非遗合作,除了范祚信所代表的山东高密剪纸,河南开封朱仙镇的木板年画、山东的胶东大饽饽等传统非遗技艺,都将通过“众筹”这种互联网新模式为网民所了解。

  在这次年货节上,范祚信将拿出珍藏多年的传统图样,有胖乎乎的福娃娃、活灵活现的猴子娶亲等等。在这场非遗合作中,还有一个知名度极高的网红小伙伴——故宫淘宝。凭借对年轻用户的了解和让人拍案称绝的创意设计理念,故宫淘宝在网上有一大批“铁杆粉”,成为传统文化领域炙手可热的新星。目前,故宫淘宝正计划针对猴年主题,在阿里年货节非遗众筹的合作中引入“大圣归来”等广受好评的IP,让非遗老师傅的精湛技艺与最时尚的设计对接。

  传统手艺面临传承断代

  故宫淘宝却在网络收获年轻铁杆粉丝

  1995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范祚信“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”称号。2003年,作家冯骥才发起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,以范祚信为代表的高密剪纸成为第一批抢救项目。

  对于这门技艺,范祚信从不藏着、掖着。新学的人不用煤油灯熏样子了,直接用电脑打印出来,比着剪。有灵气的,几天就能剪得像模像样,真遇见笨的,手把手教几个月也能出师。在范祚信手底下,“没有学不会的”。碰上大老远过来的学生,他干脆就让人家住在家里,跟他一块儿吃高密白生生的大馒头,自家种的香椿和萝卜。

  但对于一门濒临灭绝的传统手艺而言,有徒弟愿意学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,在高密市井沟镇河南村外面的那个世界,有多少人还记得剪纸、谈论剪纸、喜欢剪纸。文化部非遗司司长马盛德曾经坦言,中国的非遗传承,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传承人群的断裂,“非遗保护传承人的培养后继乏人”。

  台北艺术大学传统艺术研究所所长江韶莹表示,从台湾地区的经验来看,台湾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建构全方位的保存之外,还进一步开拓了更多的观众群,以及年轻一代的传承者,这些都是守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乃至台湾文化的路径。

  拿网络用语来说,就是从“围观”到“参与”再到“传承”的路径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